“原來生活在物欲橫流的圈子裏,爲名利拼搏,爲金錢掙扎,現在則有了一種坐在岸上,看人在海中游泳的感覺。”

 

“以前的我並不快樂。我過去的生活表面上很豐富,可沒有什麽實質上的內涵。唱歌,跳舞,成爲媒體跟蹤的物件,這幾乎是我過去生活的全部內容,身不由己陷入了名利的追逐之中。歡樂不是自己的,而自己的痛苦還 要掩飾,戴著面具生活,永遠也不能面對真實的自己。我幹什麽都比較專一,不願意在藝術實踐上保持一個風格。舞臺上我雖然失去了自己,但在生活中我沒有失去尋找自己的勇氣。於是,我覺得我應該出家,我把塵世中的煩惱和過去名利場上的經歷、成績、榮譽、教訓全部抛諸腦後,我尋找原本蘊藏在我們每個人心靈之內的那麽一種清靜的覺醒,那麽一種安寧的本性,然後潛下心來,慢慢領會自然與人類生來即已具有的和諧與真諦。”

 

“我喜歡清淨,沒有家庭和孩子,這樣好,我喜歡。實際上該嘗試的都嘗試過了,我擁有過愛情,談過戀愛,只是沒有結婚生子而已。我喜歡新的事物,接觸佛教才四年,還是個剛起步的孩子,唱歌還唱了十年呢!”

 

“修行就是修心,要先度己才能度人,我覺得人要活的真實,活的善良,活的柔和,”

 

“如果一個物理學家或是其他行業的什麽人轉而研究佛學,人們就不會感到奇怪,就因爲我是歌手,大衆人物,就引得人們那麽關注。而我並不認爲有什麽特別,我喜歡做就去做了,就這麽簡單。說起還俗,我沒有還俗的問題,我現在與俗就沒有什麽區別,實際上我人就在俗中,與別人沒有什麽太大的不同。” ……

 

不用再引述更多的話語,一個基本已上道的出家人的形象,我想已經躍然紙上了。如果李娜是一個言行一致、表裏如一之人的話,那她最後所說的幾句話則表明她的實證功夫已達到了一定的層次。佛法的確不是什麽怪異、神通的大展臺,佛法也絕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玄之談,佛法就是生活的智慧!在日常流動的生活長河中,處處都泛起佛法的漣漪,只不過有人意識不到,有人又太過搜奇覽勝而已。在一番實實在在的話語中,我們已約略體會得出李娜擁有的那顆平常心。無一法不是佛法,能將社會當成修道場;既不同流合污,又不顯山露水;既能自我修煉,又能無聲潤物;一方面隨順衆生,一方面又不舍初衷,這並不是一個凡夫所可能做到的。

 

有一張相片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:照片中,李娜一身平整、輕便的僧衣,一雙布鞋,臉上一臉的平和,還有一絲淡淡的笑意。如果說言爲心聲的話,儘管不聞其言只睹其形,但這形我想也會與她的心境頗相吻和吧。

 

李娜出家幾年後,在美國洛杉磯的一座寺院中,薑昆邂逅了一身僧裝的她。

 

“一身黃衣僧侶服,潔淨的剃度代替了當演員時頭上的發飾。面色紅潤,目光有神,某種純之又純以至於無塵的精神充溢在她的每一個舉動中。這就是今日的李娜。”薑昆很激動地表述了他見到李娜時的第一感受。

 

薑昆問道:“當初你爲什麽要出家?”

 

李娜淡淡地回答:“我沒有出家,是回家了!”

 

不是嗎?心靈的寧靜和精神的解脫,就是智者夢中的故園。凡夫眼中的出家,對於覺悟者,不正是回家嗎?

 

尤其讓人倍感鼓舞的是,李娜不僅自己走上了解脫之道,還將母親也度入了佛門。李娜自己說:"後來我就到了美國,然後把媽媽接來與我同住。第一年我們母女有很多磨擦,媽媽沒日沒夜地勸我還俗,但她說服不了我,我也說服不了她,我們常常抱在一起哭。再後來,媽媽漸漸地感受到我的變化,漸漸接受了我的選擇。現在我們生活得很好,媽媽每天念佛,跟我一起吃齋。最近我給人看廟,媽媽也跟我一起住在廟裏。"

 

世間有句俗話,"人正不怕影子斜",謊言雖暫時可被僞裝成真理,但終究有一天,真理的灼灼慧日一定會驅散盡所有無明的雲霧,因它本身就具有不可戰勝的力量。同樣,選擇了追求光明之路的人們,儘管有可能一時不被衆人,包括父母親朋理解,但只要自己堅持正確的人生方向,同時又權巧方便,隨宜施設,這世上恐怕不會再有萬難轟破的保壘。我們原本就在幹著正大光明的事業,有什麽理由不把周圍的人們最終也聚攏到自己的身邊呢?恰恰在這一點上,有很多修行人都將原先向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又退縮了回來,僅僅因爲親友的眼淚或者憤怒。

 

那麽你到底要什麽呢?是自他的終極解脫,還是你好、我好、大家好的遷就忍讓?李娜的行持應該說給了人們頗具意義的啓示。

說到這裏,我又想起了在《僅有借鑒與研究是不夠的》一文中所發的感慨,"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更何況爲這種榜樣提供精神指導的是佛法。"的確,當年的弘一大師也正是憑藉自己遊刃有餘於世間文藝的卓越才華,後又勵力守持嚴格而又清淨的戒律之舉,才打動和影響了一大批人,特別是他周圍的的原先同屬文藝圈的一些朋友。當大師的風範越來越多地被人傳揚、宣講之後,他的影響力就更是日漸深入而廣大。

 

希望李娜也能如大師那樣,將世間才藝之顛峰當作學佛的起點,向更祟高、更究竟的生命極至繼續邁進。也希望我的幾聲喝彩、小小文章能引來公衆對就存在於我們身邊的佛法的幾許感悟、幾束正視的目光。作爲佛教徒,我們原本就應該將一切有可能導向善果之人、之事向社會廣而告知,這是我們不可推卸的責任與義務。

 

不知道李娜的末來會怎樣,但是我相信,矢志不移地走在佛道上,總有一天會迎來滿天絢目的佛光。

 

這個世界上幾乎人人都在進行種種的賭注,而人們的賭資則都是自己的生命,但生命屬於現世的個體只有一次。故而每個人都應該考慮考慮,我拿生命賭什麽呢?對李娜來說,她把此生,也把來生完全交付給了佛法,這種舉動隨著時間的推移,相信一定會贏得越來越多的智者們的贊同。原本智者生存于世的目的就是發現並追尋真理,對賭博人生生起強烈厭離心的李娜,當她發心出家修持,並決心以佛法的終極智慧徹證宇宙人生的終極真理時,具智者對之所能做出的唯一反應便只有擊節讚賞。(本文轉自【佛教在線 - 佛法論壇】,原文地址:http://bbs.fjnet.com/thread-166322-1-1.html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江東去,浪淘盡 的頭像
大江東去,浪淘盡

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 弟子

大江東去,浪淘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